大发平台通用邀请码

【访惠聚】拾花小记

供稿单位:综合工作部  发布时间: 2019-07-26 13:31:14    作者: 馆员    浏览:107

【访惠聚】拾花小记 【访惠聚】拾花小记

来源:发稿时间:2016-10-13 浏览次数:787

通讯员:尹新军

东方的晨曦已经照亮了乡村的柏油小路。我老早就等候在连队大门口,今天我的维吾尔族兄弟库尔班?卡地要来接我,昨晚说好的,我今天要去他家地里拾棉花。

库尔班?卡地头戴小白帽,憨厚的脸上总是露出微笑,每次见到我,总是非常热情地伸出布满老茧的手。他总是那么乐观、知足,从没有感到有什么难事。其实,他家的情况我最了解,他有两个儿子,都因为大腿肌肉萎缩而瘫痪在床上。他的妻子和他一样,勤劳肯干,特别贤惠,把家收拾的干干净净,井然有条。她在小院子里种的西红柿、辣椒等蔬菜足够一家人吃一个夏天,墙角不知名的小花还在怒放,像是在歌唱美好的生活。

坐在库尔班?卡地的摩托车上,好冷啊!忍不住把衣服裹紧。骑行半个多小时来到连队最北面荒地的边缘,老远一看,在一片开满棉花的地里,已经有一个人影在晃动。走近一看原来是他的妻子,人家早就来了,腰上的花袋都鼓鼓的了。我打过招呼就赶紧戴上白布帽,腰上绑上白布兜开始忙活起来。

凭着一腔热血,总想快点,再快点,多拾花,起码别让我的维吾尔族朋友看我笑话。棉花地里的沙土灌满了鞋子,扎在手上的不知道什么草的刺,也全然不顾了,只想着赶紧拾花,多拾花。多年前就听棉农朋友说过,最讨厌拾花留在棉铃上的“山羊胡子”。我小心翼翼,只想别留“山羊胡子”,又要快拾、多拾花。

转眼,太阳已经在头顶上了,人家两口子都往地头倒了好几次棉包了,绑在我腰上的棉包怎么还没拾满呢?手却已经被棉杆枝叶划出了好几个血印子,想站起来歇口气,腰已经疼得很难站直身子了。看来真应了一句老话,“没那金刚钻,别揽瓷器活”。忽然,听见库尔班的妻子在用维语浅声哼唱:“东方红,太阳升,中国出了个毛泽东……”多么优美的曲子。我问他们,你们怎么会唱这首歌呢?他们说,是他们的父亲教他们唱的。

我放眼看看远处,每家地里大人小孩子腰上都绑着大大的花兜,在忘我地拾花。今年连队花场门口挂出横幅:“大干100天,完成15连150万公斤棉花上交任务”。真是男女老少齐上阵,为完成团里布置的任务大干快上啊。

我忽然想起2004年带学生去121团拾花的情景,每天早上起床时天还是黝黑黝黑的,然后赶紧扒拉几口饭就下地了。同学们们说早上露水多,是棉花最出“产量”的时候。今天却不一样了,我仔细观察了一下,每家的棉花地头,都有一个很大的白布,大家要把拾来的花先摊开晒干,同学们那种“产量”的印象一下子就消失了。原来,交花是要保证质量的,我们维吾尔族兄弟姐妹们是多么善良、诚恳、可爱啊。

夕阳下的棉田和盛开的棉花,还有把棉花堆得高高的三轮车,人们的脸上荡漾起的欢笑,这一切是多么美丽。可是地边的树枝上叽叽喳喳的麻雀,他们像是在嘲笑我,一个大男人,棉花拾得还不如一个女人拾得多!还累得要命!

殊不知咱们每一个兵团人,都是能吃苦的,想一想咱们老一辈兵团人,我们今天吃这点苦又算啥呢。


本文由http://www.headtrap.net/shuxiangqishizai/5001.html原创,转载请备注出处谢谢配合!

下一篇:法国国际技术交流咨询组织负责人来我校进行项目考察上一篇:国家机关事务管理局张国威一行来我校调研、考核